瞳如月所有步兵番号

瞳如月所有步兵番号

或疑心液无多,安得尽化为汗?人身之脾土易衰,肝木复易旺。

讵知肾虚感邪,邪不遽入于肾,仍在肺乎。加入半夏以消痰,栀子以退火,更能相助为理,所以奏功益捷也。

人有交感之时,忽然阴痿不举,百计引之,终不能鼓勇而战,人以为命门火衰,谁知是心气之不足乎。倘以为阴虚,惟用滋阴之药,则邪且乐得相资,虽佐之祛邪之味,彼且谨闭至阴之藏而不出矣。

夫心宜静而不宜动,静则火不自炎,肾水自然来济,若动则心肾两不相交矣。服二月,多精而可孕矣。

亦有未成痨瘵,与阴虚之火初动,而即成此痰,与痨瘵已成者尚有分别,何可置之不救。一剂即吐泻止,二剂即抽掣定,三剂即全愈。

惟是湿热留于肠胃,宜从大便而出,今从小便而出者,是湿热过盛,其大势虽趋于大肠,而奔迫甚急大肠不及流,乃走膀胱,而膀胱得湿热之气,则肺金清肃之令不行,欲化溺而不得,遂变为白浊而渗出者也。不知桃仁最动之味,三邪并入于胃中,而补药多于攻药,则邪得补,而反流连不去,加入桃仁性急之物,补既不滞,而攻亦不缓,始能相济以有成也。

Leave a Reply